您现在的位置: 两性学堂 > 每套情趣内衣的寿命只有两小时

每套情趣内衣的寿命只有两小时

发布日期:2018-12-06     作者:情趣内衣
【导语】情趣内衣的寿命在我这里只有两小时,拍立得目前还正在失恋,什么时候与它复合还不知道,有些人在我的人生里也早已过了给他们的期限,那段时间也已经封条装箱。
罐头会在5月1号过期,朋友将在圣诞节前结束和男友1年半的恋情,当突然想吃西梅的时候,发现已经过季。有意识无意识地发现,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期限,白天想和你分手,晚上却紧紧抱着你做了美梦。
天气好的那几天,还以为真正抓住了北京的秋天,可一夜的功夫,秋天这个负心汉给我盖上最厚的棉被之后,就走了。秋天没给穿风衣的弄潮儿太多耍酷的机会,时间一到,谁也不能不翻出秋裤来。
换季的时候特别适合整理房间和大扫除,旧衣旧物一件一件归置出来,就会像将自己的进度条往回拉,读取一些已经落灰的存档。
接着我会发现,当我在发去年冬天自己到底穿什么衣服微博的时候,眼前已经是堆成小山丘一般高的旧物,还有那些平常不会涉足的角落里,竟然还藏着那么多东西。
散乱一地的衣物像刚从冷宫出来的妃子,它们看上去比我还疲惫。角落里那套白色蕾丝情趣内衣,已经彻底失去生命,从来到我手上到结束,只存活了两个小时。
爱情在情趣内衣的帮助下上升到顶峰,接着情趣内衣结束它的任务,爱情越过峰值开始滑坡,最终与零相交。
另一个角落里的拍立得也苦巴巴地看着我,当使用它一次之后,它就失恋了。我把它永久地放在橱柜的格子里,每天与它发生无数个照面,但再也没向它伸过手。
人的一腔热情就像超新星爆炸,那一刻想要的欲望比与其在一起时产生的欲望总和还要强烈。那次极其想买的那件衣服,在穿了一次发完朋友圈后,就再也没出现在我身上,那时候觉得自己那么爱的那个人,现在在哪儿也已经丝毫不关心。
永恒和时间一样,其实是个假命题,大多数嘴里的很久很久以及永远,其实只有到两人下次再见面时那么长。
家里所有东西的期限是我给的,有一部分从经手一次就已经走完了一生,有一部分热恋一次后即刻失恋,复合也遥遥无期。
人也一样,人与人之间互相判定期限,三个月前,我问刚进入新恋情的朋友,“你能爱他多久?”,她说很久很久,“很久很久”对于我们来说,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?
三个月后的昨天,朋友和对象实现和平分手,“很久很久”在她身上是三个月零十天。人的感情在过了那个峰值之后就一定会以不同的速度下滑吗?那条曲线终究会趋近于零吗?朋友的倾诉不禁让我陷入沉思。
当我还沉迷于思考人与人之间迷离关系时,午夜时分朋友发来消息说又复合了!分手到复合的时间长达十八个小时,她那条爱情曲线在接近零的那一刻突然换了走势。
人是神奇的动物,当神奇的动物开始谈恋爱时,简直时时刻刻都在创造魔法创造不可能。人给人的期限脆弱却有弹性,而这个期限,可能会因为道德观念,因为旁人的看法建议,因为一次谎言等等任何随机的事情突然变长或变短。
所以爱情也是脆弱的吗?
真爱的定义是什么?是我爱你很久很久,地老天荒海枯石烂,但那些我曾经爱过的人已经过了那个期限,他们是假爱吗?那我现在爱的人告诉我他是我的真爱,但他无法证明他爱我很久很久,地老天荒海枯石烂。
所以真爱也是个假命题,真爱也只是我们感到被满足到极限那一刻的感受而已。
情趣内衣的寿命在我这里只有两小时,拍立得目前还正在失恋,什么时候与它复合还不知道,有些人在我的人生里也早已过了给他们的期限,那段时间也已经封条装箱。
所有东西,物品也好,爱情也好,都会有一个deadline,它不是一条线或一个点,它是无数个不确定和不可能性。
我们在这些不稳定因素里挣扎,创造高潮是偶尔,最终的目的是努力将往下滑的曲线趋近于零但永远不与零相交,于是证明真的爱你。
  • 热点分享
  • 站长推荐

浏览过的商品